位置:首页 > 知识资料 > 质量管理 > 质量管理相关 > 食品安全 > 正文

转基因食品:到底安全不安全?

2013-6-21 12:48:00 来源:网友

  1998年英国罗伊特研究所一项未公开发表的研究结果表明,幼鼠食用转基因土豆可使免疫系统和内脏受损。但是英国皇家学会对这一研究的调查认为,这一实验的设计、进行和分析都有明显缺陷,因而结论不可信。

  从1998年到2005年,英国王储查尔斯在英国的报纸上频频发表文章反对转基因食品。他说在转基因食品面前,人们担心上帝的角色正在被技术所取代,而且公众将面对一个不祥的未来。即使是为了填饱众多人口的辘辘饥肠,也不一定非要舍转基因食品,可以采取更为温和和更为周全的步骤,寻找与自然天性相符合的方式来增加食物产量和改善品种。

  欧盟国家的公众对转基因食品持反对态度者较多,行为也比较激烈。1996年11月初,美国向德国出口转基因大豆(这种大豆含有抗除草剂的转基因),遭到一些德国人的抗议和反对。他们感到食用这些大豆及由大豆制成的巧克力、人造奶油、酱油、蛋黄酱等上千种食品可能不安全。尽管科学家保证转基因大豆是安全的,但由于消费者的反对,德国一些著名的食品厂商还是拒绝出售用转基因大豆制成的食品。1999年初,法国农民和市民爆发较大规模的反对美国进口转基因食品的风潮,他们聚会抗议出售转基因食品,一些人把转基因食品扔入街头的垃圾箱中。

  2000年2月25日,英国5名绿色环保人员在北威尔士安格尔西岸外拦截准备到英国北部港口利物浦市卸货的一艘美国货轮,这艘名叫伊奥尔科斯•格雷斯的货船装有6万吨转基因大豆,船主是美国生产农产品的一个巨商卡吉尔。他的公司在利物浦设有一个面粉加工厂,是英国转基因食品的一个重要源地。因此绿色和平组织成员要拦截这艘货轮,并要求其返回美国。

  印度农民同样忌讳转基因食品,尤其是对一种称为“雄性不育”的转基因作物(“终结者基因”作物)反感。这是基因公司为控制产品的垄断而研制的,目的是要农民每年都要买他们的种子。

  对转基因作物的各种意见

  今天,针对中国的转基因水稻,人们同样有不同的意见。在最近召开的“两会”上,汪苹、张济顺等4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递交提案,表示目前还没有足够科学手段去评估转基因水稻的风险,应暂缓转基因水稻商品化。

  农业专家蒋高明则表示,转基因食品对人的影响可能不会在短期或是一代人身上体现,转基因食品可能会对子孙后代产生影响。

  但是,农业部专家黄大昉说,前后共有10多吨的转基因水稻投入了动物实验,最后确定转基因水稻和非转基因水稻一样安全。

  不过,反对方更是列举了最近几年出现的转基因作物不利于环境和人类健康的一些事例,意图延缓转基因水稻在中国的种植。

  美国农业部1996~2003年的统计显示,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包括玉米、大豆和棉花)大量种植后,其田间的除草剂使用量反而增加了。转基因作物种植的头三年(1996~1998),转基因作物的确比常规作物少使用除草剂,但2001~2003年,转基因作物却比常规作物多使用了3630万千克除草剂。这其实对环境是一种更大的破坏。

  2007年,在奥地利政府的资助下,泽特克教授及其研究小组对孟山都公司研发的转基因玉米NK603(抗除草剂)和转基因玉米MON810(Bt抗虫)的杂交品种进行了实验。在经过长达20周的观察之后,发现转基因产品影响了小鼠的生殖能力。2008年,意大利研究人员用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喂养雌性小鼠长达24个月,发现食用转基因大豆的雌性小鼠肝脏出现异常。2009年第7期《国际生物科学学报》上发表四位法国科学家的研究结果,喂食三种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玉米三个月后能让老鼠的肝脏、肾脏和心脏受损。

  江苏盐城大丰市从2001年开始种植转基因抗虫棉,但近年来优势逐年下降,转基因棉质量越来越差。表现为转基因棉主要只抗棉蛉虫,但对盲蝽蟓、烟粉虱、红蜘蛛、蚜虫等害虫无能为力,导致这些虫害的爆发,用药量反而猛增。而且,由于棉蛉虫不能吃转基因棉,但可以去吃其他作物,反而造成其他作物的虫害,种植者不得不需要大量杀虫剂来对付其他害虫,反而增加了用药量,不仅增加了成本,也对生态造成了新的威胁。同时,转基因棉的产量下降,棉花质量也在下降。

  安全的本质问题

  对转基因作物的安全问题现在主要表现为一些不确定性,也即人们所意想不到的“非预期效应 ”。一是外源DNA(基因)随机插入可能破坏宿主原有的功能基因,产生非预期效应;二是蛋白质表达发生改变或形成新的代谢产物,产生非预期效应;三是可能诱发突变产生非预期效应;四是转基因产生高水平表达的酶可能引起继发性生化反应,产生非预期效应;五是基因逃逸和漂流产生的非预期效应,六是其他非预期效应。

  在自然界中,不同种属的物种之间是较少产生基因交换的,而且,即使基因交流和整合也是缓慢的。但是,转基因技术却可以把风马牛不相及的不同物种的基因进行交换,同时这种交换是短时间的和突发的。

  尽管目标作物可能适应外来的基因,但也有可能来不及适应。因而在适应的过程中可能出现种种复杂的情况,所以可能出现种种非预期效应。例如,有一种有利于酿造的低谷蛋白转基因水稻,却意外地产生了醇溶谷蛋白水平的增加,这种非预期效应虽不影响工业使用,但这类大米食用时却可能发生过敏反应。

  而且,由于外源性基因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转移到目标作物内,基因逃逸和漂移的概率也远远大于正常基因交流的作物。所以,尽管欧盟于2001年7月宣布的法律草案允许进口转基因成分占1%的常规粮食,但是,在允许种植新型转基因作物的同时,该法律也要求将种植转基因作物和种植常规作物土地之间的隔离区增加至3英里,以避免不可预期的基因漂移和逃逸。

  我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也表示,对抗虫、抗病、抗杂草等转基因食品,应先招募志愿者开展临床试验。年轻的志愿者“吃了没事,他们今后生的孩子也没问题,那就说明(转基因食品)没有问题了”。

  只有在安全评价制度、进口许可制度、标识管理制度和加工审批制度方面做到有效管理,转基因作物的安全具有可控性和保障,转基因作物和产品才能为公众所接受。


责任编辑:Techoo-6
 推荐阅读

电脑版

食品科技网 版权所有©2014-2021
TECH-FOOD.COM ALL RIGHTS RESERVED.